監管層強制關停 中國告別比特幣交易所

0 發布于:2017-09-14 21:53 閱讀: 418 次
繼重拳出擊ICO之后,監管層又對準了比特幣交易平臺。
 
9月8日晚間,騰訊科技從接近監管層和地方金融局不同信源處獲悉,監管層目前已決定關停注冊在國內的所有比特幣交易所。
 
不過,目前國內的兩大比特幣交易平臺OKCoin和火幣網,均表示尚未收到任何來自監管層的通知。
 
而一些小的平臺,向騰訊科技證實,的確收到了來自監管的消息,并針對監管要求,開始讓中國用戶有序撤離,開展提幣安排。
 
OKCoin交易平臺CEO徐明星則表示,9月8日當天央行確實開了一個會,但是還是關于ICO的。而一位ICO項目負責人向騰訊科技表示,8日下午確實聽說了取締ICO交易平臺上的比特幣交易,不過取消okcoin、火幣網、比特幣中國三大平臺太意外。
 
受監管消息影響,國內比特幣市場價格大跳水,一度深跌20%。不過,截止發稿,比特幣價格稍有回升,目前跌幅為12%。
 
交易風險大
 
(以下內容來自中國證券報8月稿件)
 
國內比特幣交易情況監測報告顯示,2017年上半年,全球主要虛擬貨幣市值總和由177億美元增長至1000億美元。其中,比特幣市值增長2.7倍。7月1日至31日,比特幣市值在310億-470億美元區間震蕩。以7月31日市值計算,全球主要虛擬幣種市值中,比特幣市值占比51%,其次是以太坊和瑞波幣,分別占20%和7%,三者合計占比近八成。
 
7月1日至31日,國內比特幣交易成交額301.7億元,環比下降11.6%,占全球總交易量30%。通過分析國內各交易平臺的交易規模,OKCoin幣行(占比22.5%)、比特幣中國(占比19.7%)和火幣網(占比18.2%)三個交易平臺的交易量最大,三者合計占比達60%。
 
二級市場兌換交易是比特幣生態鏈條的重要環節,參與用戶多,交易規模大。同時,比特幣交易也伴隨著一定風險,包括價格波動、市場操縱、信息泄露、交易平臺被盜、跑路等。
 
“作為一種所謂超國家‘貨幣’,比特幣雖然在虛擬空間中運行,但其暴漲可能會增加主權國家的經濟金融體系的系統性風險。”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指出,如在外匯管制、洗錢、避稅等方面,目前已經存在利用比特幣逃避外匯管制、洗錢逃稅的行為。
 
黃震強調,在比特幣的交易流轉方面,國內一些虛擬貨幣交易平臺存在很多不規范的地方,特別是有的平臺存在資金池、杠桿資金、做虛擬盤的現象,甚至有的組織和團隊持有大量比特幣,存在操縱市場或內幕交易的金融風險。
 
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日前發布報告指出,在虛擬貨幣市場中存在惡意炒作、價格劇烈波動等系列問題,且為洗錢、恐怖融資等活動提供了便利。
 
監管漏洞依然存在
 
業內人士指出,犯罪分子利用加密數字貨幣(主要是比特幣)進行洗錢、敲詐(數據泄露)、勒索(DDOS攻擊的威脅)等犯罪行為。歐洲刑警組織評估報告指出,全球3%的洗錢活動是使用加密數字貨幣進行的。
 
今年年初,人民銀行對比特幣交易平臺開展現場檢查發現,北京的部分平臺未經批準擅自開展融資業務、未充分履行反洗錢義務。
 
此外,目前國內比特幣平臺高達數十億元的客戶資金缺乏第三方存管,客戶資金面臨“跑路”風險。近期,央行在對北京地區主要交易平臺的現場檢查中發現,火幣網和OKCoin幣行均利用投資者充值形成的沉淀資金購買理財產品,合計約10億元人民幣。
 
業內人士指出,基于風險考慮,大部分國家都將比特幣交易納入監管體系。美、日、德、加、澳等國承認其合法性,并出臺監管規則,而俄、泰、印尼等國認定比特幣交易活動非法。
 
我國不允許金融或支付機構開展與比特幣相關業務,也不允許其作為貨幣流通。各國政策仍不明確,也可能對兌換價格造成劇烈波動。
 
“目前,各國監管當局不大會承認比特幣作為貨幣的屬性。對監管層而言,比特幣最大的問題是,它有可能被利用來洗錢或者從事不正當交易等。”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認為,現在加密貨幣ICO的概念比較熱,但其中很多脫離了分布式記賬這樣原本的運營規范,從而產生誤導公眾、發生龐氏騙局的可能性。
 
多措并舉完善監管
 
“雖然上半年人民銀行對比特幣市場及平臺亂象加強了監管,但依然存在諸多監管空白。”北京郵電大學教授楊義先表示,應盡早確立比特幣的監管框架,確定監管主體,明確業務規則,把比特幣裝進制度和監管的籠子里。
 
黃震認為,面對比特幣的瘋狂走勢,投資者要理性看待,切忌盲目跟風,避免高位接盤。投資者必須加強學習,研究投資標的及其交易風險,不做不了解的領域的投資。交易平臺應加強合規建設、投資者教育和風險管理,定期進行自查和報告風險;機構團隊應加強信息披露,向安全化、透明化、規范化方向發展。
 
黃震建議,監管層應介入比特幣的監管,適當引入監管科技加強對比特幣、區塊鏈進入的檢測和預警,盡快把比特幣系統性風險控制在合理的范圍內。
 
“央行等有關部門可以定期發布風險警示,給市場和投資者進行風險提醒。”黃震補充道,還可以支持地方政府創新運用監管沙盒等監管科技,把比特幣閉環生態納入監管沙盒之中,進行沙盒試驗和風險測試。
 
此外,互聯網安全專家建議,相關部門應明確比特幣交易平臺的監管定位與監管分工,盡快建立比特幣交易平臺投資者的實名審查制度,實現交易和兌換過程透明化。同時,加大對比特幣交易平臺違規行為的懲治力度,對部分嚴重違規的比特幣交易平臺進行關停取締。

添加新評論 ↑↑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