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兒

進京證新規2019年11月1日開始實施

0 發布于2019-11-01 閱讀: 40 次
為精準管控以異地上牌長期在京使用方式規避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政策的車輛,確保機動車總量調控政策的公平性和有效性,緩解城市道路交通運行壓力和停車資源供需矛盾,降低機動車污染物排放,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北京市大氣污染防治條例》有關規定,按照《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要求,經市政府同意,自2019年11月1日起,對在本市部分行政區域內道路上行駛的外省、區、市核發號牌(含臨時號牌)的載客汽車采取如下交通管理措施:

一、進入六環路(不含)以內道路和通州區全域范圍道路(不含高速公路主路)行駛的,須辦理進京通行證。
  進京通行證應放置在車輛前風擋玻璃內側左下部(通過“北京交警APP”辦證的,需自行下載打印)。

二、每輛車每年最多辦理進京通行證12次,每次辦理的進京通行證有效期最長為7天。
  有效期屆滿前,應駛出上述范圍。
  未辦理進京通行證或進京通行證超過有效期,在上述范圍內支路等級以上城市道路停放的,根據停放天數相應扣減當年可辦理進京通行證的天數。
  辦理進京通行證或進京通行證超過有效期,進入上述范圍道路行駛的,認定為“違反禁令標志指示行駛”的違法行為,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依法處罰。

三、下列外省、區、市核發號牌(含臨時號牌)的載客汽車進入上述范圍內行駛,無需辦理進京通行證:

  (一)已經領取外埠客運通行證的省際長途客運汽車和省際旅游客運汽車;

  (二)軍隊、武警車輛及執行任務的警車、救護車等特種車輛。

四、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按照本通告的規定,在上述范圍周邊道路設置禁令標志,并通過增設、整合道路及城市公共空間視頻監控資源,加大執法、處罰力度。

五、上述范圍以外區域(不含高速公路主路),由各遠郊區人民政府根據實際需要,劃定外省、區、市核發號牌(含臨時號牌)的載客汽車憑進京通行證通行的區域。

六、《北京市交通委員會、北京市環境保護局、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關于對部分機動車采取交通管理措施降低污染物排放的通告》(京交發〔2014〕29號)中關于載客汽車的交通管理措施與本通告不一致的內容,以本通告為準。

  特此通告。

  北京市交通委員會

  北京市環境保護局

  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

2020年蘋果計劃推出5G版iPhone 12

0 發布于2019-10-28 閱讀: 41 次
2020年蘋果計劃推出5G版iPhone 12。在iPhone 12中使用高通的5G技術,改回高通5G調制解調器芯片。高通和蘋果此前曾卷入一場激烈的法律糾紛,但在2019年上半年已經達成了和解協議。

預計2020年,兩款iPhone 12旗艦機型將使用5G技術,而價格更實惠的6.1英寸機型或將繼續使用LTE網絡連接。目前,5G技術仍處于初期開發階段。當2020年蘋果發布iPhone 12時,我們國內主要大城市基本實現5G網絡覆蓋。

小編覺得2020年蘋果推出5G版iPhone 12勢在必行,因為今年國內很多手機廠商都已經推出了自己的5G手機。今年,蘋果推出iPhone 11系列不支持5G網絡。中國在5G網絡建設方面已經領跑全球,尤其是國內多款5G手機已經相繼上市銷售。2020年,5G技術水平逐漸成熟,5G網絡覆蓋范圍更加廣泛。再加上高通驍龍 X55系列5G芯片將于2020年上半年上市,蘋果已經具備推出推出5G版iPhone 12的條件。希望2020年蘋果iPhone 12不要讓我們失望,讓我們拭目以待吧!歡迎大家在這篇文章下面評論和留言!謝謝!

圍墻剝落,“鴻蒙”初開

0 發布于2019-07-08 閱讀: 197 次

從頭開始制作一個手機操作系統,并讓它至少站穩腳跟,甚至取得成功,這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

甚至比爾·蓋茨都承認,他們不能在手機領域復制 Windows 當年的成功,聽憑 Android 崛起,并帶來了一個 4000 億美元的教訓。[1]

但是,在內憂外患的催化之下,華為還是開發了用于替代 Android 的“鴻蒙”系統,它正準備向世界發出第一聲啼哭。

“鴻蒙”的出現恰逢其時——相比歷史上的那些艱難時刻,現在正是無限接近一個新的操作系統能走向成功的時機。

造生態,難于上青天

在大阪 G20 峰會結束后,美方稱有望解除當前對華為的制裁,給了華為手機的海外業務一個意外驚喜。[2]

受制裁影響,谷歌服務套件將在 90 天寬限期之后也即今年 8 月底開始,無法在華為海外新機預裝。諸多國外流行 Android 應用必須依賴此套件才可以運行。

這一紙禁令意味著華為手機將暫別谷歌一手搭建的海外應用生態,讓用戶恐慌,甚至在新加坡出現了低至 7 折的二手拋售。只是隨后,因為有人覺得可以轉手賣給中國大陸,價格又開始漲回來。[3]

在中國大陸,因為谷歌應用市場從未被正式準入,有需要使用谷歌服務和國外應用的用戶,一般都能自學知識破解,也出現了一鍵傻瓜式的“谷歌安裝器”。但對海外而言,這是否合法暫且不論,哪怕讓用戶手動多做一個操作,都會擋住很多只會一路下一步的人。

華為宣布他們有一個自研的備用操作系統,用于這種極端情形。它在媒體報道中有很多不同的名字,但最常用的是“鴻蒙”。據稱這個系統可以跨手機、電腦、電視、汽車等多種設備使用,同時支持運行網頁應用以及 Android 應用。[4]

跟自制芯片相比,自制操作系統聽起來更“不靠譜”。消息公布一個多月以來,不斷有人梳理國內外挑戰 iOS、Android、Windows 和 macOS 四大系統的各種失敗史。

現代操作系統從運行邏輯、界面、交互、硬件適配等多個方面,都已經高度趨同且非常成熟。雖然可能存在一些專利壁壘,但大家也多少都有規避的辦法—— iOS 曾因為高通起訴,而微調多任務切換的動畫效果。

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生態。為你這個系統開發的第三方軟件是否足夠多?是否夠用?該有的東西是不是都有?開發者和用戶社群是否能夠互相促進,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

數不清過去有多少錢投入到操作系統開發之后打了水漂。像 WebOS 這樣把用戶體驗做得超越時代的優秀系統,沒能獲得一線生機;而 Symbian、Windows Mobile 這樣曾叱咤風云的舊日霸主,也都在短時間內匆匆隕落。

一切都可以歸結于生態建設的失敗,這真是關生死,定勝負的因素。

做得好,只因“做得早”?

如何從頭開始構建一個成功的生態?我們從 iOS 講起。

iPhone 初代并不支持第三方應用的安裝,但是它在功能和操控上的劃時代突破,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產品本身做得足夠好,以至于人們產生巨大興趣,這是讓它馬上能吸引到開發者的誘因。

多點觸控加上支持桌面 Web 功能的瀏覽器,讓當時的開發者只要做一個適合手機屏幕寬度的網頁,就足以成為一個“App”。

Safari 瀏覽器支持把網頁快捷方式放到桌面,圖標也跟原生 App 一模一樣。在 App Store 誕生初期,有很多 App 實際上只是一個瀏覽器的殼,把網頁做了封裝就上架了。放到現在,這是不可想象的。

App Store 一旦推出,蘋果對 iPhone 的宣傳重心就完全改為應用,對商店體系下開發者的宣傳、推薦和培養過程,也基本是從此時開始成型,并被后人效仿。

另一方面,已有足夠應用數量兜底的 App Store 保持了嚴格的準入機制,對直接安裝商店外應用的“越獄”圍追堵截,確保了收費應用開發者的權益。等到應用下載數、安裝數、付費應用收入等指標紛紛創下新高,iOS 生態的地位已經不可撼動。

只是對于其它后面來的玩家而言,蘋果獲得這般成功的關鍵幾乎就是三個字——做得早。

在另一邊的開放陣營中,Android 成功的秘訣也是做得早。

在體驗也不算差的 Windows Phone 7 出來的時候,它面對兩個問題:

原先 Windows Mobile 的應用全都不能沿用,甚至不能移植過去,對微軟而言相當于一切都要從零開始;既然是從零開始,這時候對面 Android 已經做了兩年。而這兩年里,微軟致力于讓大多數上市的 WM 6.5 手機支持全鍵盤,以發揮它移動 Office 的所謂“生產力”優勢。大體上,這就是蓋茨慨嘆的 4000 億美元怎么損失掉的原因。

要建設一個經典的應用生態,需要的并不是大力出奇跡,反而用力過猛會適得其反。特別是,直接引用別人(說白了就是 Android)的生態系統,并且無腦移植過來的做法,只會搭建一座了無生氣的“死城”。

我還記得微軟當初在華推廣 Windows Phone 應用開發之初,曾經許諾給報名的開發者都送一臺外殼靚麗的諾基亞手機,所需要的僅僅是把開發者已有的安卓程序,以簡單步驟轉制為一個 Metro 應用就可以了。[5]

前面說過,因為“做得早”,iOS App Store 和谷歌應用商店,最早期都可以允許一些網頁套了個殼的簡單應用上架,僅僅過了兩年,用戶就再也不可能接受這種東西了。

而一鍵轉換而來的應用,有時出現無法正常啟動或界面錯位等現象,商店也沒有及時發現和處理,這導致用戶看到各種各樣跟安卓同名的應用,但使用體驗卻極為差勁。

種種原因讓 Windows Phone 的應用商店被大小開發者拋棄。2015 年 3 月,支付寶發布 Apple Watch 適配卻不愿更新已沉睡 3 年的 WP 客戶端,引發用戶不滿。官微回復了一句:“你是1%,為什么要選擇1%的生活?” [6]

這句話讓“1%”成為中國 WP 用戶的自嘲專有名詞,直到微軟徹底放棄自己的手機操作系統為止。

狂“收稅”,圍墻現裂痕

iOS 封閉的應用生態被人們形象的稱為“圍墻花園”,因為開發者想要突破這個“圍墻”是基本不可能的。相比之下,Android 可以自由地分發和安裝后綴為 APK 的安裝包,因此走上了不同的發展道路。

人們對 iOS 的粘性,很大程度上是由眾多開發者貢獻的優質應用帶來的。蘋果卻利用這種難以掙脫的粘性,對平臺內的應用內付費(IAP)征收 30% 的手續費,開發者只能將這一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這導致對于一些跨平臺的產品,如果是在 iOS 客戶端內購買諸如電影、音樂、游戲道具等商品,支付的費用要比在安卓或網頁版購買貴三分之一。

2017 年,蘋果針對中國部分應用中出現的對作者“打賞”的情況,宣稱這也屬于應用內付費。也就是說,在微信公眾號、知乎專欄、視頻直播應用等地的打賞也要被抽成 30%。這對于風行一時的內容創業生態是一大暴擊。

iOS 形成的天然市場壟斷地位,導致其中幾乎每一個默認位置,對合作伙伴都是不菲的花銷。今年 2 月份有分析指出,為了保住在 Safari 瀏覽器中的默認搜索引擎地位,谷歌在 2018 年度向蘋果支付了 95 億美元,相當于蘋果 2018 年營收的 1/5。

該分析師計算:谷歌的這部分貢獻,加上 App Store 的分成收入,兩項占蘋果 2018 年服務營收的比例高達51%,占毛利潤比例更高達 70%。[7]

今年春季,蘋果發布了一系列的內容訂閱產品,收“蘋果稅”的習慣也沿襲到了這些新的服務身上,由于蘋果提出的分成比例過高,一些主流的出版商選擇抵制蘋果雜志訂閱服務 Apple News +。

從 2011 年開始,就有美國消費者提出對 App Store 高額抽成的訴訟。他們認為這增加了消費者獲取同類服務的時候,相對安卓等其它用戶付出的成本。

蘋果認為他們不是合適的原告,因為商店抽成是面對開發者,而不是用戶,應該由開發者來起訴。不過按照這個邏輯,開發者真的起訴了蘋果之后,還能不能繼續在 App Store 愉快的玩耍呢?

歷經 8 年多的不斷反復,直到今年 5 月,美國最高法院才以 5:4 的比例,判定蘋果在這一階段性的訴訟過程中敗訴。也就是說,任何 iOS 的用戶,而不僅限于開發者,也都可以提起反壟斷訴訟。消息一出,蘋果的股價大跌,投資者擔心這會影響到蘋果服務產品的盈利模式。[8]

受到這一判決結果的激勵,在 iOS 開發者群體當中也有人挺身而出。6 月初,有兩名開發者向蘋果所在的圣何塞地方法院提起反壟斷訴訟,稱 iOS 只允許一家單獨的應用商店運轉,不允許其他第三方的商店,削弱了用戶的自主選擇權。如果這一訴求獲得法院的支持,那其實也意味著在海外安卓系統當中只有 Google Play 商店的情況也要改變。[9]

目前這些案件都還在審理過程當中。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些小小的變化正推動著已經穩定運轉了 10 多年的 App Store 模式發生變化。圍墻花園的高墻開始出現了裂縫。

“輕應用”,跌倒再爬起

推動這一裂縫變得越來越大的,還有兩個重要的因素。

在國內,全民普及的超級 App 紛紛推出了小程序,總算把手機網頁充當 App 的多年志向部分實現。

小程序是一種封裝好的基于 XML 變種語言的軟件包,依賴母體 App 獲得讀取個人信息及調用手機硬件能力的權限,跨越 iOS 和 Android 平臺限制,能夠共享一致的用戶體驗。

不管是此前百度、UC 瀏覽器的“輕應用”,還是之后手機廠商推出的“快應用”,都不能像微信、支付寶、百度系、字節跳動系 App 一樣,對所謂“網頁應用”的推廣起到這么大的推動作用。

在中國,人們習慣于在少數幾個超大型的 App 當中完成幾乎所有的事情。早在 PC 互聯網時代,英語用戶習慣使用 AOL、雅虎和谷歌的搜索框來獲取信息,而中國人則鍛煉出了使用密密麻麻的網址大全的習慣。

同樣的風格差異也體現在中英文購物網站的區別上。淘寶、京東等網站擺滿了商品信息,而亞馬遜的每次改版都反其道而行之,盡可能追求頁面的簡潔。你很難簡單評判兩種習慣的優劣。

這些超級 App 成為一個籠罩在操作系統之上的新的平臺層。華為要做“鴻蒙”,只要這幾個超級 App 分別實現了適配,那么架設在上面的所有小程序生態都可以無縫轉移過去,大大減少了人們適應新系統的障礙。

超級 App 挾用戶而令商店,跟蘋果和谷歌之間形成了亦敵亦友的關系。蘋果曾強迫微信贊賞功能抽成 30% ,微信干脆先撤下贊賞能力,談判一年,最后毫發無傷。在蘋果的發布會上,微信經常被放在 iOS 的相關幻燈片上,作為中文應用的代表出現。

在國外,利用最新 Web 技術的漸進式網頁應用(PWA)正成為潮流。新的 Web 標準令 PWA 不同于以前的手機版網頁,具備了本地存儲、調用分享接口等能力。

已經醞釀了 10 年以上的“網頁應用”,之所以到了近一兩年才有跟原生應用分庭抗禮的跡象,是因為技術終于到了成熟的時候。這就好像微軟早在 2002 年就推出了平板電腦版的 Windows,但是最終實現平板電腦的“完全體”形態,卻要等到蘋果的 iPad。如果技術不到那個程度,揠苗助長不會有好結果。

早期的網頁應用,因為操作系統的運算能力和后臺駐留能力不足,導致頁面不斷的刷新,表單信息容易丟失。而且如果不在室內的 WiFi 環境之下,在手機上還容易因為斷線而無法繼續操作。當時的網頁技術也不具備離線緩存的能力,也無法調用系統的攝像頭、麥克風等硬件。

隨著互聯網標準的完善,除了以上提到的能力之外,網頁的繪圖效率也因為 CSS 和 HTML5 Canvas 的改進而提高;一些 3D 效果可以通過 WebGL 等技術,不用插件,直接在瀏覽器中實現。

甚至支付都不是問題—— Facebook 宣布推出的穩定幣 Libra 必定會應用在眾多內嵌 Facebook 框架的網頁,即使是網頁版的用戶,也可以正常的收付款或查看錢包狀態。

與此同時,5G 網絡的普及和網絡信號覆蓋率的提升都意味著操作網頁元素時,可以加載和緩存更多內容,避免應用崩潰。

PWA 最激動人心的地方,就是它的本質是一個網頁。這意味著任何現代瀏覽器和操作系統都可以支持它們,并獲得完全一致的使用體驗。

PWA 已經獲得了谷歌和微軟應用商店的官方支持,可以獲得跟原生應用類似的圖標和啟動方式;在 Windows 10 的將來版本中,PWA 更可像原生應用一樣在“設置”里卸載。[10]

沒有獲得移動互聯網“船票”的微軟,和正打算推出新操作系統 Fuchsia 的谷歌,都把 PWA 看作是在當前的原生應用體系之外,新建生態的突破口。

在用戶和開發者“以卵擊石”般悲壯的法律挑戰之外,中國的超級 App 和全球合作的 PWA 開放環境,共同給花園的圍墻撕開更大的缺口。

不管是強大的廠商希望自己打破操作系統的區隔,還是小開發者以 Web 標準實現終極的跨平臺編程,都是在實踐一個由來已久的心愿:當初 Java 所提出的“寫一次就到處運行”的理想,將在這些繼承者身上得到延續。

結論

今年 4 月,有人因為主力辦公電腦送修,所以不得不使用 10 年前的筆記本電腦工作。結果他意外地發現:雖然有點慢,但是不影響使用。10年前的電腦依然能夠滿足日常工作。

開發者阮一峰評論說:[11]

“如果 2009 年讓你去用 1999 年的電腦,那是不可想象的,根本沒有實用性。但是,2019 年去用 2009 年的電腦,卻是完全可行的。這說明,過去十年的硬件進展不太大,導致 10 年前的硬件不是那么過時。過去十年,進展主要體現在軟件上面:軟件功能更強大、使用更友好、界面更美觀。”

多年前,航通社寫過《軟件應不應該更新到最新版》,表達了類似的看法:[12]

很多情況下,軟件并不是越新越好。有些新版要求單機軟件強制聯網,加入你并不需要的會員功能和消息推送;有些新版和舊版,甚至同一版本的自家軟件不兼容;有些產品更是從頭到尾蛻變成另一款你不認識的軟件。

上述問題都是操作系統原生應用普遍存在的。如果同一款軟件有對應的網頁版,那么只需要一個瀏覽器,就可以避免大部分煩惱。在桌面電腦上,瀏覽器就是我們所說的“超級 App”。

歷史上,PC 操作系統的軟件生態經歷了從純粹的單機軟件,到出現 c/s(使用客戶端與服務器交互)再到 b/s (使用瀏覽器與服務器交互)的過程。這一過程也在手機操作系統上得到重現,雖然其中經歷了曲折反復。

眼下,由超級 App 和小程序、PWA、統一的 Web 標準以及 5G 等通信技術的進步,共同催化了在應用商店之外,一個全新的、開放的、跨平臺的生態。

蘋果曾經以 Flash 是一個閉源的技術為理由,在 iOS 中取消對 Flash 的支持,促成了這個風靡一時的網頁技術的凋敝。但 iOS 和 Android 本身也不能免俗于掌控一個封閉平臺的誘惑。

作為 iOS 和 Android “護城河”的應用商店,是再典型不過的“圍墻花園”,正是花園的高墻擋住了歷史上其它競爭操作系統的道路。現在,高墻終于開始出現了裂縫。

如果華為“鴻蒙”系統能僅僅憑借對大量 PWA 和小程序的兼容性,就成功站穩腳跟,這將是一個重要的標志,意味著頭部操作系統長期積累而成的應用生態壁壘,今后將不再扮演像現在這么關鍵的角色。

而操作系統的地位,也將下降到作為一個承載瀏覽器和個別超級 App 的容器,不同系統之間的操作習慣幾乎可以無感知地移植,這樣用什么操作系統就再也不是一個問題。

這是“鴻蒙”的機會,也是我們所有人的機會。

相關資料

[1] https://techcrunch.com/2019/06/22/bill-gates-on-making-one-of-the-greatest-mistakes-of-all-time/

[2] http://tech.sina.com.cn/i/2019-07-01/doc-ihytcerm0437333.shtml

[3] https://www.zaobao.com/znews/singapore/story20190523-958860

[4] https://news.mydrivers.com/1/630/630953.htm

[5] https://tech.qq.com/a/20110219/000090.htm

[6] https://www.ithome.com/html/windowsphone/134028.htm

[7]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817521.htm

[8]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relnews/us/2019-05-15/doc-ihvhiqax8865477.shtml

[9] http://www.techweb.com.cn/world/2019-06-05/2738826.shtml

[10] https://tech.sina.com.cn/n/k/2019-06-19/doc-ihytcitk6190308.shtml

[11] 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19/04/weekly-issue-51.html

[12] http://www.geekpark.net/news/187221

7月5日消息,微信上線了“手機綠色繳費通道”,即使在斷網的情況下,也能給自己充值話費。
據了解,這是微信支付和三大運營商共同謀劃打造的一個專門針對手機停機用戶提供的線上自助繳費通道,真正做到隨時隨地充值。
具體流程是,在手機停機后,運營商會給用戶發一條短信,并提供一個鏈接,引導用戶到“綠色繳費通道”里面通過微信支付繳費。這個綠色通道,就像是電信、移動、聯通運營商們各自的一個“內網”或者局域網。
如果用戶沒能收到短信,打開瀏覽器訪問網站,只要保持數據流量開關打開,也會馬上跳轉到“綠色繳費通道”web 頁面上來。
目前,微信支付繳費“綠通”已在廣東移動、廣東電信、湖南電信、青海移動等多個運營商上線,覆蓋包括涼山彝族自治州、玉樹藏族自治州等邊遠地區的超 100 個城鎮,預計年底上線數量超過 20 家,覆蓋用戶量過億。

華為鴻蒙系統運行速度超安卓60%

0 發布于2019-06-14 閱讀: 220 次
華為攜手騰訊合作,與OPPO、VIVO等智能手機廠商一起進行了鴻蒙系統性能相關測試,并給出了測試結果。
測試結果表明,相較于配備谷歌安卓操作系統的智能手機而言,搭載華為鴻蒙系統的智能手機在系統運行速度上比前者高60%!
TechNave報道稱,雖然有關具體測試細節知之甚少,但華為始終通過努力加速自主操作系統研發,以減少對美國公司的硬件和軟件依賴。此外,這則報道還提到,全新的華為Nova 5i依舊采用安卓系統(安卓9.0 Pie),但是明年第一或第二季度華為發布的P40系列智能手機則有望搭載新系統。
編輯觀點
如果按照目前華為的戰略節奏來看,鴻蒙操作系統測試應該已經走出封閉測試階段,并且很有可能與國內智能手機廠商合作,推進鴻蒙操作系統在不同智能手機設備上的測試,這樣才能夠盡早實現鴻蒙系統落地。
所以TechNave這則報道在一定程度上還是具有可信度的。不過也正如TechNave所說,鴻蒙系統運行速度高出安卓系統60%這一點沒有披露具體測試細節,所以在性能層面并不一定完全可信,還需要等到鴻蒙系統實際落地之后再給出相應評判。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电脑版